Menu & Search
「極壞的時代,最好的時刻」:謝安琪《Kontinue》

「極壞的時代,最好的時刻」:謝安琪《Kontinue》

今日係初七人日,同時又係情人節,hogar.hk 祝大家都事事稱心如意。 愛家人之餘,更加要愛家!點樣愛家先至好?謝安琪咁樣去愛~ 【網址】http://www.hogar.hk/column/the-worst-of-times-makes-the-best-of-times-kay-kontinue/


原文刊於《我們的音樂》:http://goo.gl/lM7Ppy

談到事業生涯的戲劇性,香港歌手之中謝安琪應該算係數一數二:校園歌唱比賽出身默默耕耘,多年後憑一首金曲由商場歌手一躍飛上枝頭。隨之而來是獨立歌手進入大公司後無法逃避的宿命:失去自我、不斷退步的創作低潮、與唱片公司無日無之的種種分歧,加上對頭公司借旗下刊物發動傳媒戰,令這「樂壇新希望」瞬間流落至連報紙雜誌娛樂版都無意關注地銷聲匿跡。

kontinue-01

話說回來,雖然與新藝寶在長時間不和但也可前後共推出五張專輯,合作五年才正式拆夥,倒是令人佩服。重新出發未必是壞事。可惜最後決策卻是先經金牌大風發行第二張國語專輯,與星煥的夥伴關係亦僅限於一首廣東歌,其後更因為公司業務重組而遭解約,再次失去了大廠牌的護蔭。

 

只有「獨立」容得下謝安琪

或者「獨立」就是她的命格,本命與大唱片公司沒甚麼緣份,所以在雙方關係已經名存實亡的《你們的幸福》才可重拾謝安琪本色。跟星煥解約後回到原點,夥拍經理人合組公司自行打點一切。聽起來跟自尋短見無異;但在互聯網四通八達的現代,一個實力派歌手在香港這個小市場不依靠大公司而靠自己,除了會成為一些論壇打手阿姐的笑柄,以及上不到紅館等大場館開演唱會外,其實得到的不一定會比失去的少。再者,對 Kay 和她的追隨者而言,其實更是理想不過的結果:皆因她最好的時刻就是進入大公司之前和離開大公司之前,不再寄人籬下代表擺脫任何創作上的掣肘、重奪自主權,我們才可再次聽到真正的謝安琪之聲。

kontinue-02

 

最好的時刻未到

2013 年初本來是個好兆頭,新簽約的兩間公司一同發表國粵兩張專輯的首支派台歌,發表時間相若、歌曲風格接近、同樣以 Martin Luther King 的 “I have a dream” 為主題、亦同樣被安排成為專輯的壓軸歌曲;而《最好的時刻》的水準和迴響不止一直蓋過國語的《I Have a Dream》,更幾乎超越了《囍帖街》和《你們的幸福》之間的所有作品,令大家對她下一張粵語專輯充滿期望和信心。

kontinue-cover

Kontinue (2014) – 謝安琪

可惜星煥改組或多或少影響了發行進度,2013 最後變成宣傳活動吃力不討好的同名國語專輯之年份;廣東唱片方面則由出新碟變成出新歌,《最好的時刻》五個字更被舊東家截糊用來命名新精選集,結果是要再過多一年:新粤語專輯《Kontinue》在《你們的幸福》推出三年後才「遲來的發行」,但一切的兜轉卻似是冥冥中安排,令陣容鼎盛的《Kontinue》在 2014 年最不該同時亦最應該的時刻面世。大眾化卻不低俗

 

只屬於謝安琪的歌

第一首《C餐》跟上作開場的《十二月二十》同樣走 reggae 風格,似乎周博賢很喜歡這種風格,一路以來幾首謝氏雷鬼之中這首也算寫得最好,再有梁栢堅的絕詞,表面上抽近期流行的 A 餐 B 餐水,內裏就談談近年日益受重視的香港本土和廣東話文化,暗地裏又從娛樂頭條延伸到選舉、政治議題;剛巧之後風格徹頭徹尾地周博賢的《雞蛋與羔羊》也在談 C餐,但改以嚴肅角度出發,站在雞蛋與高牆之間批判當下香港政局。

kontinue-04

這團隊的歌好聽之處從不只於音樂,當中態度、玩味、與台前幕後合作無間的天馬行空與多元往往更引人入勝。這兩年謝安琪也開始參與創作,除了同名國語專輯的《到南邊走走》外,新廣東唱片的《勢不兩立》也是 Kay 作曲,雖然曲調不算突出,小克提倡包容的詞亦跟歌名意思造成衝突而帶來爭議,幸好有 Goro Wong 精彩的搖滾編曲,令這首歌在爭議之外都繼續成為焦點之一。

提到因矛盾而造成衝突的除了《勢不兩立》外,還有伍樂城 x 黃偉文的《家明》與澤日生 x 林夕的《獨家村》的對立。兩位偉文是很多人眼中現在香港詞壇的 (假想) 競爭對手,二人也跟謝安琪合作多次,但在《Kontinue》中卻是比試的高峰。各自作品都是以情歌作糖衣,餡料卻有更深層寓意。但若要比拼,《家明》就明顯遜色,先是旋律和編曲都平淡,再是遙指 1989 年某天某事的歌詞也過份遙遠:雖然《獨家村》主角是同床異夢的兩人,但其實更似謝安琪在表白出道近十年一直孤身走我路的心聲,再進一步咀嚼歌詞不難令人聯想到現今中港充滿矛盾和衝突的兩地關係,而且說得很白、刺得很痛。

 

大眾化卻不低俗

雖然《獨家村》的 K 歌式作品是大家都希望 Kay 可免則免,但因為音樂性實為水準之上,歌詞的深度、批判性和共鳴又是近年數一數二,令人不得不贊同《獨家村》只能夠是屬於謝安琪的歌,因為香港也沒幾人可更勝任唱出那份愁緒。如此強勢下,《家明》雖敗猶榮。

本土情意結的高潮在充滿電音味的《篋神》,顧名思義是論盡縱橫港九各消費區與交通工具的強國物流專員之歌:梁栢堅幽默抵死的口語詞,配上 Kay 在中段的神婆聲、最後一段每句都略有不同唱腔的破格玩聲,將電音玩得出神入化。遺憾是唱了一年之後,「篋神」之患只有變本加厲,始作佣者更要是香港政府和鐵路公司自己。

kontinue-05

若說謝安琪每張唱片都會有一首唱著自己心路歷程的歌,今次的就是緊接《篋神》的慢歌:《頭盔》。不過夫子自道的歌詞和音樂不算出眾,中間突然急停轉入爵士段落的編曲效果亦很尷尬,所以《頭盔》可能是她歷來最重 b-side 感之作:與前一首毫無疑問最佳之一的《篋神》一比之下,難免有點失色。

 

好物都沉甕底

幸好好物沉甕底,專輯的結尾充滿驚喜。就算沒看到《我可以被這個世界淘汰,但不可以被世界擊敗》是林阿P (My Little Airport 主要成員之一) 出品,單看名字就已經知道不能錯過,而聽下去就是預料之內的謝安琪唱 My Little Airport,音樂與用聲都和以往很不同,但又能帶出屬於 Kay 的辨識性;與《第二個家》相比,《我可以..》就是如何唱別人的歌而不會失去自我的正確示範。而下一首民謠小品《十倍奉還》其實更加吸引,特別的結他和弦及慵懶氣氛輕易令人留下深刻印象。這兩首歌可說是全專輯僅有的正式情歌,但選擇表達伊人當自強而非要生要死,又再一次在作品中滲透出地的「獨立」,同時成為少有地讓舊 fans 感到討好的情歌。

雖然《最好的時刻》是第一首派台歌,在在專輯中卻是最後一首歌,相信是因為「好物沉甕底」才是《Kontinue》想表達的訊息?(誤)

儘管之後還有一首《正視.愛》,其實有點破壞了《最好的時刻》建構充滿光明希望的餘韻;不過《正視.愛》只是一首為公益而寫的 bonus track,所以也就別計較啦,最多 rip 碟後加上 “bonus track” 標籤將其隔開就好了。

反而令我感興趣的是,雖然 Kay 都分別參與過作曲、填詞的工作,但全靠一己之力完成以上兩部分就應該是第一次,所以即使《正視.愛》不算突出,排在《最好的時刻》後甚至有點突兀,但對投身唱作人的她有深遠的意義,畢竟太長時間依賴幾個人創作容易墮入悶局,多一個人創作便多一分機會突破。

 

天時、地利、人和,孕育出「最好的時刻」

當大家都普遍認為《你們的幸福》已經非常強勁和成功,,《Kontinue》的推出就做到了令人驚喜的不可能;除了《頭盔》一首全無瑕疵之外,以往專輯中段比較薄弱的弊病都統統消失。整張專輯從頭到尾一直維持高居不下的水準,字裏行間也重拾大家最希望的思考、批判和正面意識,再度貼近民眾生活,而陰差陽錯下就連發行的時機都和專輯主題都配合得天衣無縫。《最好的時刻》在 2013 年初派台已成為年度社運歌曲,一年後的《雞蛋與羔羊》更特地選六月三十日公開,立即成為 一日後的活動主題曲。

《Kontinue》首度推出是 2014年 9月 27日的「二元對立」音樂會,也就是學生重奪公民廣場之後;9月 28日發生的事不知道還有多少香港人記得清楚,到 9月 29日《Kontinue》正式發行後就瞬間成為年度社會運動專輯甚至年度唱片。當中的巧合,成為了可遇不可求機遇;但相信不是所有歌手都想獲得上天的如此「厚待」。

kontinue-06

一切一切似乎不斷在印證 Kay 回歸獨立是一個正確的決定:在投身大公司低迷多年後,自己發行的 Kay Continue 獲得的嘉許和獎項數量卻是紀錄級,更在一年之內發行三個版本,可見獨立發行不一定是末路。話雖如此,但其實聽後我都覺得贏的只是質素,音樂上欠缺突破是不爭的事實,多首編曲和舖排的感覺都似曾相識:例如放在大碟開首部分 reggae 風格的《C餐》就明顯是刻意重複前作和《喪婆》;專輯中段亦依舊加點實驗性質,聽《頭盔》想起《吶喊》,《篋神》又有點《方玲霞》、《直角等於三角形》的影子;民謠小品唱過不少,《最好的時刻》風格更是 Kay 舊時常唱的歌。周博賢的詞不離慣性套路,好玩,但不變;可說是熟悉、親切,倒過來看就是創作力已到瓶頸位的徵兆。

kontinue-07

遊走過獨立和商業的圈子後,他們選擇的解決方案是離開大公司,重投獨立;吸收《第二個家》得到眾多大牌音樂人充撐最後卻事與願違的經驗,這次找來 My Little Airport 的林阿P 反而一拍即擦出火花。證明尋找合作對象講求的不應是名氣,而是彼此的才華和是否合得來。

 

這是極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刻

其實王菀之的實驗三部曲《Atmosphere》,已充分反映了現在香港最有活力的創作人在地下,而非高台上。謝安琪都應該趁今次的機會重新出發,嘗試跟更多獨立個體戶合作:因為只有跳出制度的戇框框,才有機會生出無數的可能性和新氣象,反正在香港投身音樂本已是蠢事一椿,不用餓死街頭曲終人散已經應該飲返罐涼荼慶祝。當神檯上的大廠牌不再是明燈,腳踏實地有血有肉的社區或者有更大的可能性:這不是我們的 FF,是 HOCC 的口水。

kontinue-08

當謝安琪寄語大家要 continue 時,她亦要繼續 indie 之路,因為唯有如此才可保存和發揮真正的謝安琪本色:相信與下一首《囍帖街》相比,大家更渴望見到另一張 featuring 謝安琪的《頭條新聞》插曲精選。